刀刀

今朝有酒今朝醉

第一世:蔺晨x裴纶

第二世:明楼x鹿兆鹏

第三世:贺涵x陈俊生

故事梗概:

详见B站评论置顶

本来想be,但是圈太冷,不忍心,还是最后一世甜起来

想剪贺涵x陈俊生x唐晶
有人吃么
如果cp洁癖我就不加唐晶了

陷入瓶颈

想剪三生三世梗,但是裴纶还在热映

小甜饼素材永远那么多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2638858/

BMG:香帅帅-大张伟

我太帅了万人爱,太帅了很无奈,都是帅气惹的祸

真滴是高产本人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262630 2

链接评论里也有,应该能打开

BMG:小狐狸-郭采洁


我本来想做的是贺涵是小狐狸,陈俊生喜欢他想要驯服他


但是最后做成了双视角


都觉得对方是小狐狸,但是一个是披着狐狸皮的小白兔,一个是披着狐狸皮的大尾巴狼


感觉这个视频剪得没有前两个好,多多包涵,多多提意见


之后如果再做视频估计会做玻璃渣

【贺涵x陈俊生】怎么办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2427670

我真是高产似母猪!!!

不喜勿看!看了不负责!

圈地自萌!不要ky!

狐狸精【贺涵x陈俊生x亚当】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2307637
我们贺陈的粮实在是太少了,只能自己剪了

鳄鱼与鸵鸟【一】

warning:私设如山ooc
原剧太虐,只好自己产粮吃糖
剧情接立完遗嘱
——
“这是我的遗嘱。”
“跟小包总闹不愉快了?”
“恰恰相反,我发现自己更爱他了。”
“他……跟你求婚了?”
“我拒绝了。”
“那你来找我是……”
谭宗明不想再回忆刚才的画面,他本来约了老严打高尔夫球,早上接了安迪的电话便爽约在家里等候,看着安迪步履匆匆,他莫名有些紧张。
遗嘱的牛皮纸袋安静地躺在会客厅的茶几上,谭宗明却无力打开它,他开始有些后悔,当初是不是不应该让安迪回国,也许……
但这世上哪有卖后悔药的呢?安迪说他是她最信任的人,作为朋友,他有义务也必须完成她的要求,谁让他是她唯一能够拜托的人呢?
谭宗明靠在沙发上,想到他签完字安迪释然的笑,也许他终究只能做她的守护神吧,魏渭也好,包奕凡也罢,他们是她的感情归属,是她的情感寄托,那他大概就是她的……她的什么呢?
谭宗明觉得自己眼眶发热,偌大的家里除了他,没有人,落地窗外,管家正指导着花匠料理花草,他突然发现,他才是那个没有烟火气的人。
“你对我太残忍。”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觉得自己心口发烧,胃里也翻江倒海,他似乎是用了全身的力气才把眼泪憋回心里,他不能让她看出什么,可是他知道,他输了,他自以为是地认为,默默地守护能换来她的回眸,可是她在往前走,哪怕他总是在危急关头出现,哪怕他是那个能给她第一时间送去温暖的男人,她也看不见,他只是朋友,他只能说好,说同意,说听你的,在有生之年,保她后顾无忧。
可是凭什么呢?他谭宗明在上海呼风唤雨,却对一个小女孩束手无策。魏渭知道他喜欢她,包奕凡也不是傻子,现在,安迪可以拒绝包奕凡的求婚,那未来呢?他会在不久的将来收到一份请柬,然后作为多年好友盛装出席,再后来又出现在她孩子的百日宴,这是他想要的么?
谭宗明从酒柜里取出一瓶威士忌,一杯一杯往胃里灌,他在想也许喝醉了就什么事都不知道了,第二天去公司,他还可以春风满面地跟她打招呼。
-
安迪从谭宗明的家出来,心里轻松了很多,开车的时候甚至哼起了小调,拨通了曲筱绡的电话,问她在哪儿,可以接她下班然后一起吃饭。
“这么开心啊安迪!你不会是丢下我去找包奕凡了吧!那我也不会影响你们谈恋爱啊!安迪!你居然学会见色忘友了!”
坐在高档的西餐厅,安迪心满意足地吃着眼前的意面,看着曲筱绡的五官在跳舞。
“没有,我真的是私事。”
“好吧好吧,我相信你,不过我今天可是累惨了,公司小真惨,只能跟小公司合作,利润薄不说吧,事儿还特别多,安迪呀,能不能问问你的谭总,他的大蛋糕里有没有点奶油给我分啊。”
“小曲,你知道我一向是……公私分明,不过明天也许我能帮你看看,他的大家大业有没有个小公司,能跟你合作试试。”
“哇,安迪你人真好,哎真羡慕你,身边有老谭,我身边呢?狐朋狗友一堆,除了会把我男朋友弄没,关键时候一点用都没有。”
“你很羡慕我?那改天我把老谭介绍给你好了。”
“安迪你就开玩笑吧!我能高攀得起谭总嘛?谭巨鳄诶!整个上海估计只有你说一,他不敢二吧,我怎么在国外就遇不到这种蓝颜知己呢?”
曲筱绡撇撇嘴,绝望地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专心攻略眼前的海鲜烩饭,化悲痛为食欲。

“蓝颜知己?什么意思。”

“额……我文化水平不高诶,怎么说呢?就是他是男的,他可以为你做很多事,没有任何怨言,随叫随到,是你的保姆、司机、厨师、出气筒和感情顾问,你和他很像男女朋友,但不是男女朋友。”

曲筱绡边吃边说,没有看到安迪的脸色突然变了。安迪突然发现,谭宗明竟然符合曲筱绡说的全部特征,但他们像男女朋友么?

安迪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想这个问题,看着曲筱绡大快朵颐,开口却又不知道怎么问,最终她还是问小曲:“这看起来只是单方面的付出吧,那我应该怎么做,像红颜知己一样,对他同样?”

她今天不是没有看到谭宗明眼眶红了,她当然知道他会生气,可是她只有他可以完全信赖,他是这个世上唯一知道她全部的男人。

“不不不安迪!你只需要做女王!他爱你就……行……了……额……不是爱……就是……”

曲筱绡发现自己失恋了真的智商下降,嘴快什么都能说,她曲筱绡什么没见过,虽然跟谭宗明不熟,可认识安迪这么久,不用想也知道这位叱咤风云的谭总内心深处最软的那一块就是安迪,这种爱真伟大。

“啊!关关电话。”

幸好幸好,关关救她于水火,让她幸免于难,她回去可要亲一口关关。

“什么?樊大姐家又出事了?哦!好的好的!我和安迪马上吃完了,这就回去。”

安迪和曲筱绡匆匆结账便往欢乐颂赶,曲筱绡发觉了安迪的不对便自觉地担任司机,不时看看安迪的脸色,心里早已撕烂自己的嘴,都怪自己多嘴,以后怎么跟小包总谈生意啊!

这时候她真希望赵医生在她身边,一想到这里,更加难过,幸好,到欢乐颂了。

安迪感谢关关的电话,让她的大脑重新冷静,爱她?怎么可能呢?他没有跟她表白过,而且,他的女朋友也有过很多啊,谭宗明怎么会喜欢自己呢?幸好,樊小妹的家事让她无暇思考,安慰樊小妹才是她重要的事,至于谭宗明,她现在不想多想。

-

谭宗明第二天并不能春风满面,喝的酒太多,他脑仁疼得眼睛都要睁不开,刻意经过安迪的办公室却被秘书告知安迪请假了,突然心情烦躁,谭宗明扯了扯领带,标准化地微笑点头,然后面无表情地回办公室。

今天的盛煊十分低气压,高管开会第一次看到谭总发这么大火,往常的谭总对于小的不足从来是鼓励,而不像今天,甚至摔了杯子。

玻璃瓶落地的一声脆响,才突然让谭宗明回了神,看着大气不敢出的几位得力干将,谭宗明叹了一口气,让他们回去改进,改好了给他看,把他们打发走。

“老严,陪我去香港打高尔夫吧。”

-

等安迪安抚好樊小妹,确定她没事后再去上班已经是五天后了,当然这五天更主要的是曲筱绡总是缠着她,好吧,对失恋的人没办法,尤其是对失恋的曲筱绡,让她实在是无从招架。

“主人,要我送你上去么?”

包奕凡今天特意来当车夫,一路甜言蜜语,让安迪觉得时间过得真快,不过安迪还是在包奕凡把自己送上楼后,坚持原则让包奕凡好好回去上班,没让包奕凡踏进公司一步。

“Amy,把上周的文件报告给我,老谭在哪儿?我要跟他讨论一下这个方案。”

“何总,谭总他出差了,没说什么时候回来,他走之前说一切交给你全权处理,不用过问他的意见。”

“出差了?好吧,那我给他打个电话,你先去忙吧。”

安迪有些不解,最近有什么对外项目么?老谭也对她太放心了,总有些项目她拿不准主意,想到这里,她给老谭拨了个电话。

“喂,老谭,是这样的,我给你邮箱发了几个我不太有把握的方案,你看一下。”

“安迪,我是老严,老谭他……他……他陪女朋友去逛街了,手机没拿,我们在香港呢,后天就能回去,你要是不急,可以等老谭回去。”

“女朋友?他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

“就……前几天吧可能,你又不是不知道老谭,换女友跟换衣服似的,没准儿等从香港回去就甩了。”

“好吧,那我等他回来。”

安迪无奈地笑了笑,挂了电话,摇摇头觉得自己多想了,一个经常换女友的男人,怎么会爱自己呢?对于老谭来说,女人如衣服,朋友才是关系最稳定的。

安迪觉得说服了自己,便立刻叫来Amy通知大家开会,手里的案子必须得尽快解决。

“何总,您可回来了?”

“啊对,前几天有点私事,不好意思啊,可能耽误了大家,今天我们尽量都解决掉。”

整整一天,安迪忙得不可开交,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案子都找她批复,她也没有理由拒绝,所以等她签完最后一个文件已经华灯初上了,Amy进来告诉她包总等在了门外,安迪舒了一口气,关了电脑往外走。

“Amy,这几天我不在,谭总也没有电话会议处理这些文件和方案么?”

“何总,您是不知道,谭总出差以前把几个高管骂了个遍,所有案子都驳了让重做,他们哪敢再找谭总啊,所以可不是把您盼回来了。”

安迪顿觉奇怪,今天她处理的这些文件案子都没有问题,她一个很挑剔的人都觉得没问题,老谭怎么会呢?老谭不是这样的人啊。

“主人,您辛苦了,我来拎包。”

“不好意思啊包子,让你等久了,今天有点忙。”

“主人,等多久都没问题,我们先去吃饭吧。”

“送我回欢乐颂吧,今天小曲她们说做了火锅叫我回去吃。”

“好的主人。”

-

老严给查完房的医生让了道,才重新看病床上苍白的脸,叹了口气:“买了后天的机票,这样你还能休息两天,医生说没什么大事了,多注意休息,你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岁数了……”

“行了老严,安迪有打来电话过么?”

“早上,你睡得熟,安迪给你打电话,我说你跟女朋友去逛街了。”

“老严!”

“那我怎么说,我说你叫我来打高尔夫,结果是陪你在酒店喝酒,然后喝到胃出血连夜送进医院?”

“那你也不能……”

“老谭!谭宗明!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能不知道你的心思?安迪小姐不出意外年内就能和小包总结婚了,这么多年你都不追,现在后悔喝闷酒,能解决什么问题。我还以为魏先生之后你能开窍呢,结果还是什么都不说,不说谁知道你的心思,哦不对,全世界都知道你喜欢安迪小姐,只有安迪小姐不知道。”

“老严,你回去吧,我要睡了。”

谭宗明根本不想理这个朋友,转了个身表示对老严的不欢迎,老严不吐不快,既然话说到这份上,谭宗明还无动于衷,那真的没办法了,以后能做的只能是谭宗明再找他打高尔夫,他一定不去。

-

显而易见,是个连载,循序渐进,不会be

我们的目标是什么!吃糖!吃糖!吃糖!

【庄陆】当拥抱变成远镜头之后我们在干什么

warning:ooc 车是自行车

「一」
“你这是在求婚么?”
陆晨曦被庄恕揽入怀中,止不住笑意,露出一口白牙,娇羞模样可爱极了。庄恕平稳的呼吸声就在陆晨曦的耳边,她的下巴忍不住在庄恕的肩头蹭来蹭去,像是只不安分的小猫。
“晨曦,在你的眼里,我是有多被动,让你来问我我是不是在跟你求婚。”
“庄恕,我……”
陆晨曦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推开他的怀抱想要解释,但是接下来,庄恕的唇就堵住了她想要解释的话语,她瞪圆了眼睛,觉得这一切都不太真实。
篮球场除了他们,别无他人,庄恕从一口一口的亲终是撬开了她的尖牙利嘴,开始有些肆无忌惮地吸吮她娇嫩的唇瓣,双舌交缠在一起,仿佛两人要用这一吻交融在一起。
“庄恕,我们先回家吧。”
一吻尽,陆晨曦觉得自己大脑缺氧,身子软得只能挂在庄恕身上,眼睛水汪汪地看着庄恕,仿佛一只小奶猫在渴求主人的安抚。
庄恕的眼睛有些发红,难得可见满是情意,看着黑亮的眼珠盯着自己,仿佛被猫爪轻挠了心,他哪里忍得住这饱满的缠绵爱意,自是应了爱人的话,背上篮球包,再把晨曦的包接过,搂着晨曦出了球场。
「二」
车子发动了两次才打着,陆晨曦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单手支头侧身看向打着方向盘出停车场的庄恕,侧脸俊美得无懈可击,鼻梁高挺,嘴唇在路灯一闪而过带来的光下仿佛还能映射出他们爱的痕迹。
“庄教授好紧张啊,不应该吧,美国回来之前应该谈过好几个女朋友了吧。”
陆晨曦不满于庄恕假装没听到她的嘲笑,手不安分地摸上了庄恕的大腿,她感觉到她摸到的布料变得滚烫,而布料下的肌肉也跟着收缩一紧。
庄恕转头看了她一眼,她心里毛毛的便想收回挑衅的罪恶之手,然而庄恕早已看穿了她的心思,单手开车,用另一只手牢牢扣住她想要逃脱的手,眼看着陆晨曦慌了神,嘴角的笑意顺势弥漫开来,方向盘打一个弯,开进了小区。

车稳稳地停在车位上,庄恕却不急于下车,关了车锁,避免陆晨曦逃跑,然后打开了车内灯。在昏黄的灯光下,彼此只有呼吸声,陆晨曦在等庄恕开口,然而时间仿佛静止了。

“我已经三十多岁了,在国外有过一两个女朋友也很正常吧,陆大夫。”

良久,庄恕开了口,没想到居然是认真的解释她的玩笑话,陆晨曦忍不住笑了,觉得眼前的这个老教授十分可爱,她是修得几辈子的福分能遇上他,可真真的要感谢老天爷。

“庄大夫,很正常,我没有吃醋。”

陆晨曦解开安全带,拨开车锁,打开车门,看着车内还有点呆愣的美籍老专家,倚着车门假装严肃地说。

「三」

陆晨曦迈着欢快的步子走在前面,庄恕锁了车便提着两个包跟在后面,路灯下两个人的影子逐渐合在一起,他腾出一只手与陆晨曦十指相扣,进了楼。

“我的床单被罩还没晾干。”

到了家门口,陆晨曦掏出钥匙准备开锁,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委屈的声音,不禁转头看向一本正经的庄教授,翻了个白眼。

“您昨天就是这个理由,放心,我让陈绍聪今天来搬家的时候顺便给你把床单被罩用烘干机烘干了。”

“哎,扬子轩,我的高达你拿的时候慢一点!”

陆晨曦心里咯噔一下,在发现庄教授的嘴角鲜明的口红印的同时,房门开了,陈绍聪搬着箱子看见两个人立在门外,老庄的嘴角还有鲜艳的红。

“扬子轩、楚珺,老庄和晨曦回来了。”

陈绍聪对着庄恕挑了挑眉,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老庄你打个球,嘴角还挂彩啊?”

陈绍聪决定暂停搬家,趁着陆晨曦在客厅招待扬子轩和楚珺,把庄恕拉到厨房烧开水。

“啊?嗯。”

庄恕刚想去擦嘴角,突然就笑了,拍了一下陈绍聪的肩膀,没有搭话。

“我看你们俩好事将近啊,不过作为兄弟,婚礼可不要比我和杨羽办得早啊,我得先收了你俩的红包才有钱给你们份子钱。”

庄恕听着陈绍聪的话,想到了刚才在篮球场陆晨曦的那句试探性的问句,他突然想要承诺些什么,刚想开口,热水壶发出了咕嘟咕嘟的声音。

“你们俩大男人躲在厨房说什么悄悄话呢!等水好了,我先渴死了。”

陆晨曦突然进来打断了庄恕想对陈绍聪说的话,他摆出无奈的表情,给陆晨曦倒了半杯热水,又从冰箱取出矿泉水兑了一半,不热不凉刚刚好。

“哎,老庄,给我也倒点。”

“陈绍聪!都几点了!再不回去杨羽该着急了!我让庄恕帮你们搬东西!”

陆晨曦恶狠狠地看向陈绍聪,陈绍聪立刻会意,哪里敢停留半步,立刻招呼着楚珺扬子轩搬东西,更不敢让庄大教授动手,三个人迅速撤离,火急火燎。

“你把他们那么快赶走干嘛?”

庄恕看着三个人跑得飞快,有些哭笑不得,却立时被陆晨曦的双手勾住了脖子。

“你说干嘛,庄教授,我觉得你的床单颜色特别好看,我很喜欢。”

陆晨曦踮脚吻上庄恕的额头,诱人的话语带着甜蜜的热气喷向庄恕的脸颊,从眉眼到鼻尖,陆晨曦的舌头舔上了庄恕的唇。

庄恕反咬住了点燃导火索的红唇,双手护着陆晨曦的后背,带着陆晨曦倒退着进了房间。

“一身汗味儿!先去洗澡。”

陆晨曦在庄恕的手伸进她的衣服之前,推开了他,把他推进了浴室,然后奔向自己的卧室,关上了门,庄恕无奈地笑了笑,转身走进卧室。

「四」

陆晨曦冲进卧室便立刻翻出了她的红裙子,飞快地洗澡,化妆,喷香水,深吸一口气,打开了房门,她看见庄恕下半身只裹着一条浴巾,站在她房门玩手机。

“嗯,很好看。”

庄恕把手机搁在了门口的柜子上,抱住陆晨曦便往床上倒。

红裙妖娆,红唇烈焰,火一般的红点燃了他的热情,像是攻城掠地,陆晨曦白皙的脖子很快便被盖章了很多印记。

被子滑落在地上,陆晨曦咬住了庄恕的肩。

床单皱到翻了面儿,庄恕的背被陆晨曦的指甲抓出好几道印。

裙子也早已被褪到了脚底,两个人的双腿紧紧缠在了一起。

白色的浴巾被扔在地上,陆晨曦把庄恕压在身下。

干柴烈火,不需要多少磨合便能燃起火焰,随着求饶的娇喘忽停忽起,仔细想想,庄恕怎么会允许在床上企图占据主动权的陆晨曦。

娇软在怀,声声悦耳,庄恕心情舒畅,登峰造极,只是需要一些时间而已。

掌声渐停复又起,灯光一直到天明。

「五」

“庄恕,你大爷。”

陆晨曦被庄恕抱着洗了澡,脚步虚软得根本走不动路,忍不住瞪了一眼满面春光的庄恕。

“我给你们急诊马主任请了半天假,说你身体不舒服,你多睡一会,睡到自然醒去医院看你妈妈。”

庄恕套上西装,任由陆晨曦给他系好领带,然后心满意足地亲了一口陆晨曦。

“我给你熬了红枣粥,到了医院记得给我发个微信。”

庄恕拿上车钥匙在关门前叮嘱,随着门关上,陆晨曦松了一口气,哀叹终于可以好好睡觉了。

【庄陆】当镜头虚掉的时候我们在干什么

warning:也许有车,有私设

「一」
陆晨曦从疗养院匆匆忙忙地跑出来,启动车的时候手一直在发抖,她握着方向盘,眼前的景色匆匆逝去,她的心跳得飞快。
“当年给你爸爸注射的不是青霉素,是利多卡因。”
“我毁了两个家庭。”
陆晨曦不敢回想,教她“实事求是”的傅老师,她敬重的院长,怎么会跟她说出这样的话。
其实,庄恕从来都没有说错,一切的一切,她都被蒙在鼓里。她觉得自己好累,只想快点回家,去抱一抱那个瞒了她那么久的男人。
「二」
陆晨曦急慌慌地爬上楼,甚至忘了坐电梯,开门的时候,钥匙怎么都插不进孔里,她费了好大的劲,才得以开门。
门开得一瞬间,她看见了正挂断电话的庄恕,依然是西装笔挺,对她突然回家十分惊讶。
“这什么意思,要搬走是么?”
站定的陆晨曦看到了行李箱和包,她强装镇定,盯着庄恕看,她自己都惊讶,她明明心慌得要死,却能说出那么冷冰冰的声音。
“房子已经找好了,准备一会搬走。”
庄恕以为门外焦急的脚步和摇摆的钥匙串的声音能带给他他想要的画面,但是没有,眼前的心上人,还是那副模样,眼神里的冷淡,让他感到无力。
“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了么?”
陆晨曦不知道怎么开口去讲她今晚得知的一切,她希望他能亲口告诉她,她希望能和他分担他背负的这一切,但是她错了,她还是不了解他。
“剩下的房租就不用退了,留给你交水电费。”
他能说什么?庄恕不知道还能对眼前的这个女孩子说些什么?希望她挽留他?不,与其同一屋檐下冷战,不如分开得远一些,距离远了,或许她能想开一点,他还是希望她幸福。
“厨房的抽油烟机也有点问题,也该修了。”
庄恕转头看向厨房,那个有他们所有甜蜜回忆的地方。
“啪!”
“陆晨曦你疯了!”
庄恕还没有转过头,一巴掌就落在他脸上,火辣辣的疼,他捂着脸,瞪圆了眼睛忍不住吼她。
“我是疯了,你从进院第一天就开始欺负我,你回来是干什么的,什么都不跟我说实话,当我是同事瞒着我,当我是朋友瞒着我,当我是你女朋友还瞒着我,我不抽你我抽谁啊!”
庄恕觉得陆晨曦疯了,无理取闹,他不知道陆晨曦在说什么,也不敢想她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满脑子的烦心事,也许离开是对的,他们两个太需要彼此冷静了。
“你要走是吧,走啊!”
陆晨曦侧了身,她突然有些心疼庄恕,她是不是打得太狠了,可她来不及想,庄恕已经经过她身边,推着行李往出走。
“我冷静了,你别走。”
陆晨曦从身后抱住庄恕,感受着这个男人压抑着的呼吸,她带着哭腔,祈求这个她深爱的男人别离开她,她只有他了。
“你抽什么疯了?出什么事了?”
“我晚上去看过傅老师了,他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了。”
庄恕本能地关心让他听到了他猜测到的事,他喜欢的小姑娘果然是知道了一切,他有点后悔,是不是应该告诉她真相,也许她真的会理解他,相信他。
庄恕松开陆晨曦环绕在他腰上的手,转身看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的她,抱歉地低头。
“对不起,瞒了你这么久,你应该恨我。”
“我不光恨你,我还想打你。”
“你已经打过了。”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啊,你是觉得我不会相信你说的话是么?还是我在你眼里就那么是非不分啊!”
“傅博文毕竟是你老师,在我没有找到有力证据之前,我不愿看到你面对两难的选择。”
庄恕看着抹泪的陆晨曦坚定地看着他,他有些束手无策,他心头的那团火彼时还熊熊燃烧,而如今,早已被他的爱火盖过了风头。
“最重要的是,我发现我已经爱上你了。”
陆晨曦看着庄恕的眼睛,漆黑又明亮,不同于上一次背后拥抱的那句“我喜欢你”,他今天的这句话,郑重又冷静,像是在宣誓。
“我没有办法假装我是不相干的人继续和你在一起,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告诉你我和林欢的关系,这样推开你。”
“我知道我的问题是太简单太直接,我觉得你的问题是想太多太复杂了,没有人说过你很矫情么?”
“有,你说过。”
庄恕仍然希望可以保护她,也许知道的越少,对她越好,他矫情是希望可以让他少受一点伤害,也许他错了,四十岁依然单身的他,对她真是拿不出一点办法。
“嗯,虽然很矫情,但我还是很喜欢的。”
「三」
突如其来的再次表白,让庄恕再一次陷入了被动,两唇相碰时他才突然反应过来,身体的本能让他早已张开了嘴,双舌共舞,回应她的热情。
他搂住陆晨曦,双手在她的后背摩挲,像是一种安抚,让怀里的她软了下来,他顺势托住她的臀,将她抱起,终止了绵长的吻。
“我太重了,你放我下来。”
陆晨曦搂住庄恕的脖子,说归说,却把腿盘绕挂在他身上,看着眼前的男人舒缓了眉头,在他眉间印下深深一吻。
“陆大夫,我把床单被罩洗了,今天没有地方睡了,你说我是走呢,还是在你床上借宿一晚。”
“你不准走。”
陆晨曦可怜巴巴地看着庄恕,尽管让自己的语调显得强硬,也更像是祈求,庄恕突然就决定缴械投降了,既然事情没有进展,为什么不能面对自己的内心呢?
他抱着她,心满意足地走向她的房间,然后径直走向浴室,关上了门。
“你要干什么?”
“陆大夫,我们都还没有洗澡。”
庄恕把陆晨曦小心翼翼放在洗手池的台面上,然后打开了热水器。看着她脸红到耳根,忍不住吻上她的耳垂,他感受到她浑身一颤,仿佛洗手池也撑不住柔软似水的她。
他转而吻住她的唇,这好像是他第一次主动去感受他的柔软湿润,浴室的蒸汽逐渐蔓延开来,他一手托着她的腰,一手解她裤子的扣子。
手指一触碰到她的腰便能感受到她的颤抖,他的手指游走在她的腰上,唇齿相依也藏不住她娇柔的呻 吟,浴缸的水还没有放好,他却已经等不及地打开了花洒。
他还是低估了她的主动,也许是刚刚好的两情相悦,当两个人站在花洒下,她还是裹着衬衫,玲珑曲线若隐若现,而他的西装早已被她粗暴的脱下,衬衫的扣子也不知掉到何处,随着皮带扣的一声脆响,他哪里再忍得住。
曼妙身姿被热水恣意浇灌,早已见惯了一切的陆大夫还是害怕了,她感觉到他的反应,不禁后退,身体贴上了墙,突然地冷让她打了个冷战。
“我们去床上。”
庄恕看得出她的小心思,伸手拿了她的浴巾将她裹住,打横抱起出了浴室。
暖黄的灯光下,洗过澡的她更加白皙透亮,脸上泛着红晕,十足的小女人范儿,蜻蜓点水一般的亲吻从额头到锁骨,她的手勾住他的脖子,去摸他的颈动脉。
“晨曦。”
他一遍一遍叫着她的名字,感受到脖颈的酥麻,他的心脏跳动得越发的快,感受到时间的恰到好处,那一刻他明白了灵肉合一。
“庄恕,谢谢老天让我们相遇。”
他们相拥而眠,共盖一床被,电影里演的他们终于做到了。

【看了40.41集的预告,感觉很虐了】